以案为鉴退休三年难逃锒铛入狱

2017年8月,江汛波从浙江省衢州市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岗位退休。退休后的日子里,他时常找人下下围棋,日日沉浸在黑白棋局的世界里。然而,和表面上的云淡风轻恰恰相反,江汛波退休后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。

令江汛波焦虑不安的,正是其犯下的违纪违法问题,特别是2019年,江汛波一名利益相关人被省监委留置后,一有风吹草动,他就会心神不宁、寝食难安。

事实证明,反腐没有退休时。2021年4月27日,浙江省纪委监委对江汛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。4月28日,江汛波主动投案,并于当日被采取留置措施。同年7月26日,江汛波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。2022年1月27日,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江汛波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。

伴随法槌落下,一切尘埃落定,江汛波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他坦言,自己一直有一块心病,现在接受司法审判对他而言也是一种解脱。

曾经的江汛波是勤奋努力的,想干事、会干事、更能干成事。在基层工作的长期历练中,他的能力得到了展示。1997年底,他调任衢县县长,短短两年后,任衢县县委书记兼县长。

担任“一把手”后,围着江汛波、找他办事的人也多了起来。逢年过节是联络感情的好时机,每每这时,江汛波的家中总是迎来送往、宾客盈门,不少别有用心之人纷纷打着“节礼”的旗号,送上价值不菲的礼品、礼金。

据办案人员介绍,江汛波受贿数额最大的两个老板、金某某,都与江汛波交往二十多年,逢年过节,两人必定上门拜访。其中,金某某曾12次给江汛波送上拜年红包,共计14万元。连续18年送上现金或消费卡,共计30万元。

给江汛波送礼金的除了他业务管辖范围内的关系企业,还有他的下属。1998年至2018年长达二十年的时间内,江汛波先后40次在其办公室或家中收受衢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、副主任诸葛慧艳(另案处理)以拜年、过节等名义所送消费卡,共计12.9万元。

不止诸葛慧艳,为了得到江汛波的关照,衢州市柯城区原区长方庆建(另案处理)也以拜年的名义,先后13次向江汛波送去礼金,总计5.1万元。

上行下效,在江汛波主政的衢县、衢江区,当地曾经一度弥漫着严重的“收礼风”。办案人员表示,江汛波利用年节带头收受礼金、礼卡,不仅带坏了一批干部,还污染了一方政治生态,败坏了当地的党风政风、社风民风。

作风上的“跑冒滴漏”,哪怕再小,都是对人政治本色的玷污,不引起警惕、不加以抵御,就会埋下危险的种子。江汛波从收受数千元红包到收受数万元贿赂,由风及腐,逐渐蜕化变质。

2001年,江汛波带队到上海洽谈引资项目,某纸业公司董事长王某某以工作汇报为由找到他,坐下谈了谈企业发展的情况后,便掏出一只信封,一边说着“出门在外,一点零花钱,一点小意思”,一边递给江汛波。信封里厚厚一沓,足足有8000美元。江汛波几番推脱,还是忍不住收了下来。

“经受不住第一次考验的人迟早是要犯大错误的。”审查调查期间,江汛波一再为自己当初没有能够慎独慎初而万分悔恨。

2003年上半年,受某控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请托,江汛波为其企业在低价购买土地、土地性质变更等事项上提供帮助。此后不久,便专程登门拜访,并拿出一包现金向江汛波表示感谢。“刚开始我是又恐又急,几次三番地推辞,但很快,便被他的说辞和眼前这堆钱所诱惑,动了贪心。终于,我把钱收下了,整整30万。”江汛波回忆道。

几天后,当又一次送上30万元的好处费时,江汛波便毫无顾忌地收下了。他坦言,因为已经开过了先例,这次虽也推脱,只是客气罢了。

“我把正常履职所取得的工作成果,当成是个人能力的展现,把服务企业所产生的经济效益,当成是对企业的恩赐。因此当企业家们来‘报答’我时,我就将其看成是理所当然。”此时的江汛波,人生观、世界观、价值观已出现了严重的偏离。

2012年,时任衢州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的江汛波,负责主抓全市重大项目建设。在众多项目中,他对其中一个尤为上心,三番五次过问进度,明确要求特殊关照。在这背后,是江汛波在2012年7月带队前往该项目工地开展现场督导时,项目所属企业董事长陈某某当场塞给他的10万元红包。此后一年内,陈某某多次请托江汛波帮助其解决项目推进过程中的难题,为感谢江汛波的支持,他又先后4次在江汛波来工地视察时,为其送上5万元到20万元不等的好处费,江汛波均予以收受。

江汛波不仅自己到处伸手,还默许、纵容家人亲属利用其职务影响收受钱财。其妻子李某某对江汛波严重违纪违法行为不仅不制止、不规劝,还主动参与其中。

“我对妻子一直有一份歉意,觉得自己平日里工作较忙,家里所有的事都是靠她操心操持。”谈起妻子,江汛波一脸愧疚。

2012年上半年,江汛波的妻弟下岗后,衢州市某印染有限公司老板颜某某适时抛出了“橄榄枝”,邀请其共同经营自己的印染公司。

“知道这件事后,我也说过一句,搞印染厂环保是比较麻烦的。但妻子回应我,弟弟下岗了,总要养家糊口的。”鉴于妻子的坚决态度,江汛波明知颜某某是有求于己,还是同意了这件事。

应颜某某请托,江汛波不仅帮助印染厂通过了环评审查,在印染厂因气味较大,引发多起群众举报、投诉事件时,还帮助协调解决,为其减轻环保处罚事项提供帮助。后来,江汛波妻子李某某更是直接打着江汛波的名号办事,为该企业谋求特权。利用江汛波职务影响,李某某向相关职能部门打招呼,为该企业在免除环保行政处罚等事项上提供帮助,江汛波在知晓妻子这些行为后,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,放任不管、默许纵容。

家风不正,真正的根子还是在于领导干部自身。江汛波自身心中无戒、屡踩红线,耳濡目染其种种敛财手段,对于送上门的各类钱物,李某某也是有样学样、来者不拒。仅2010年江汛波住院期间,李某某就收受各类探望费近10万元。在江汛波受贿金额中,有60余万元系通过李某某收受,而对于妻子所收的这些财物,江汛波都知晓并认可。

2019年3月,江汛波已退休一年有余,本以为自己已安全着陆。但得知与自己相交多年,利益交往甚密的企业主金某某被留置后,江汛波寝食难安。

“金某某和诸葛慧艳等人的案子相继爆发后,我也想过主动找组织讲清问题,但思前想后,觉得自己已经退休,又始终抱着一丝侥幸心理。”这次,江汛波还是做出了错误的选择。

为逃避组织的查处,他选择隐匿证据,将收受的消费卡等分门别类包装好,藏到其居住的别墅门口小竹园地下,妄图掩人耳目。看似瞒天过海的招数,实则自欺欺人。审查调查期间,江汛波每每念及自己对组织的不忠诚,总说像做小偷被当场抓住一般,无地自容,羞愧难当。

退休3年多后,江汛波最终选择主动向组织投案。他明白,组织上把“家法”摆在前面,目的是召唤更多迷途知返的人重拾初心。他说,最让他难以忘怀的,是在他入党42周年纪念日的下午。“那天,办案同志从外面进来,问我,,今天是什么日子?我回头看到日历牌上显示的日期,脱口而出,今天是我的入党纪念日,已经42周年了。”当办案同志把江汛波的入党志愿书递给他,他几度哽咽。

初心易得,始终难守。江汛波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,已经太晚了。在本该颐养天年的年纪,他却站上了法庭的审判席,接下去等待他的,将是冰冷的铁窗生涯。(通讯员颜新文 孙凯妮 责任编辑 李文峰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