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首富两次坐牢受不了炎热给每个牢房装空调服刑16年赚30亿

从上海贫民棚户区的穷小子,成长为影响力巨大的上海首富,的发家史存在许多“传奇色彩”。

然而频繁出现在公众视线中,却是因为涉嫌违法犯罪被捕入狱,先是因为嫌热,为每个牢房自费安装了空调。

后又因为在狱中服刑的16年期间,他不仅没有财富尽失,反倒因为这个机遇在监狱中稳赚了30亿。

显然这一经历为的人生增添了许多戏剧性的因素,那个曾经被称作为“上海李嘉诚”的上海首富,在狱中因祸得福,赚足了钱。

其实在2002年之前,上海本地的媒体几乎没有听说过,本人此前也从来都没有接受过内地媒体的采访。

2002年期间,除了继续在香港地区证券市场上创造的“传奇”之外,在内地也开始日趋高调起来。

与此同时,顺畅进入上海市场,成为上海巨富,其炉火纯青的财富技能也备受外界瞩目。

两次极为成功的投资经历,让过上了富豪的生活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这位商界传奇人物。

然而多数人都只顾着欣赏的天赋,想要复制他的商业传奇,却并不知道他常年立于不败之地,原因在于背后不可告人的暗箱操作。

高调的结果就是被调查,2004年6月,因为涉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被判获刑3年,在上海狱中服刑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即便当时已经在大陆服刑,却一直都在香港廉政公署的通缉名单上。也就是说,香港证监会依旧有权利在香港提出法律诉讼,追究的责任。

对来说,入狱并不意味着调查的终止。第一次入狱之后,曾经尝试过“闯五关”操作以减刑,早点出狱,但最终还是失败了。

目前,曾经为减刑操作而“努力”过的提篮桥监狱狱政处处长,也已经被有关部门进行了“双规”处理。

2004年6月1日,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操纵证券交易价格、虚报注册资本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,半月后,被从上海市看守所转至上海市提篮桥监狱。

在提篮桥监狱,度过了两年的监狱时光。据当时的知情人透露,提篮桥监狱局还专门为案成立了四人组成的工作组,王争鸣负责的就是减刑、假释,“提篮桥监狱曾经两次为提出减刑申请,实际负责操作的就是王争鸣”。

从到提篮桥监狱之后,其特殊地位就逐渐开始显现。刚入狱的时候,住的监房是三人一间,之后逐步过渡到一人一间,后期甚至还有了专门用于开“董事会”的会议室。

在这里,似乎具有“独特”的地位,甚至刚到提篮桥没多久,就因为受不了炎热的天气,自费给每个牢房安装了空调。

据知情人透露,其实,无论是安装空调,还是单人单间,这些情况在监狱内都并非绝无仅有,但一般都只有少数人才能享用,他们要么是表现特别好,或者是一些老弱病残等需要特殊照料犯人,再或者就是活动过的犯人。

住监房期间,贿赂了专职看守他的监狱干部俞金宝,以此借由“入狱期间表现良好”来获得减刑的机会。

2006年元旦前后,提篮桥监狱以“表现良好,确有悔改表现”为由,第一次为提出了减刑申请。

根据正常的减刑程序,的减刑报告依据“严管队—提篮桥监狱—监狱局—司法局—政法委”五道程序,层层审批之后才能获得减刑。

在当时属于社会影响力很大的犯人,其减刑报告在通过了严管队、提篮桥监狱之后,就在监狱局被退回了。

但是蹊跷的是,的减刑报告在退回没多久,就再一次通过提篮桥监狱来到了监狱局机关。

可见,在提篮桥监狱内部已经“畅通无阻”了。当时由于第一次减刑计划受阻于香港的通缉令,的减刑报告两次都被退回。

至此,已经彻底打消了要提前出狱的念头,2006年5月26日,服刑满三年的按时出狱。

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记者通过多种渠道进行了调研,发现即便减刑报告未能通过,他在狱中依旧得到了许多照顾。

在监狱服刑期间,对他的“商业帝国”念念不忘,通过手机等各种渠道进行监控已经是基本操作,甚至还利用便利在狱中开董事会。

就在刑满出狱之后不久,仅仅三个月之后,受到上海市前市委书记违纪调查的牵连,因社保基金案件被纪委部门留置接受调查。

就在被关押期间,此前在提篮桥监狱中给予他特殊关照的看守所守长黄健、狱警于金宝等人接受贿赂一案也渐渐浮出水面,尤其是曾经的生意伙伴陈良军(弟弟),经常有恃无恐的出入监狱探望。

然而,这些浮在水面上的只是一些“小人物”,深谙资金运转之道的真正花费了大力气打通的,是上海的银行界高官,使得银行的巨额资金能够源源不断地流入自己手中。这样,即便他在狱中,仍旧能够维持巨额资产。

随着上海社保基金案的案情和涉案人员逐步得到清肃,同年年末,针对的调查重点也已经开始从狱中行贿转向虚开增值税发票。

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推进,从涉嫌行贿到虚开增值税发票,随即暴露出了更多的犯罪事实。

而这一次,再也无法以金钱“扭转乾坤”,那些涉嫌袒护、帮助的人、被贿赂的人也纷纷被立案调查,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

2007年11月30日,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一案作出了一审判决,认定了的罪行:“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”、“个人行贿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”、“挪用资金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”。

此外,对单位行贿、对企业人员行贿免于对个人进行处罚,以此数罪并罚,对判处有期徒刑16年。

一审判决出来之后,无法认同这样的结局,遂向法院提起诉讼,拒不认罪,要求重审,随即委托四名辩护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。

在狱中服刑16年期间,又分别在2013年、2016年和2019年获得三次减刑,刑满释放之后,的社会地位和财富似乎都没有受到影响。

2020年4月,出狱不到一年,提前获释的即将迎来花甲之年,在上海外滩的万达瑞华酒店举办了六十岁生日宴,其中多位知名主持人受邀出席,到场祝贺。

花甲生日宴事件,在社会上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,上海的电视台高层也注意到了这件事,出席生日宴的许多主持人因此被彻底禁止出镜。

北京大学社会系教授夏学銮基于社会学角度分析,认为从第一次“假释”出狱之后想要“东山再起”,重新恢复以前大企业家的风光非常艰难、

其中企业和员工如何选择不好贸然评价,但在公众心中的商业信誉度已经大大打折,社会接受度必然不会很高。

然而,单从财富数量上来说,入狱服刑的16年间,非但没有因此破产,反而因此躲过了一劫,轻轻松松赚了30亿。

原来,入狱期间恰好碰上了横扫亚洲地区的金融危机,当时大量投在房地产领域的就因为入狱躲过了这次金融泡沫,保住了自己的财富。

第一次出狱之后,可以动用的资金依旧有数亿元,几个项目也在持续推进。

虽然有众多债务,但他拥有上海地产和香港物业两个大区域的产业,而且他手中的一些项目,都是非常优良的资产。

在监狱服刑期间,他的部下曾经到狱中汇报工作,依旧是企业控制的核心人物,这些都成为入狱服刑期间仍旧能够维持企业运转,甚至财富升值的原因所在。

第二次入狱之后,的大多数资产都被冻结,他名下的房产、资产都无法使用,银行就成了这笔资金最好的避风港。

金融危机之后,香港经济开始得到正常化发展,尤其是房价,更是涨得一发不可收拾。

此前,斥巨资在香港买下的两栋豪宅,价格更是不断翻番,即便在狱中无法打理资产,也默默地增值,净利润超过30个亿。

因为这件事情,也有人将称为“运气首富”,16年的牢狱生活换来“躺赢”30个亿的资产,也算是“因祸得福”了。

但“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打拼”,在成为上海首富之前,只是上海杨浦区一个普通人家的小孩,父亲是工人。

因为家里有五个孩子,母亲就全职在家里带孩子,全家七口人的生计都要靠父亲微薄的收入。

和他的四个哥哥姐姐从小的生活非常艰苦,很小的时候就能够体谅父母的不易,也是读完小学之后就出去打工,给家里补贴一些家用。

最开始,他到父亲的工厂当仓库管理员,不甘心一辈子都这样浑浑噩噩,就远走他乡,开始自己的独立创业之旅。

也是从路边小贩到小百货店一步一步慢慢做起来的,就这样攒了一些钱后回到了上海老家开了小店,当起了小老板。

真正让嗅到赚大钱味道的,还是改革开放之后,国家给了一些中小企业许多机会。和妻子抓住了机会,事业一步一步发展壮大起来。

1995年,凭借着商人对市场灵敏的直觉,收购了一大批烂尾楼,然后进行翻新装修,从中狠狠地赚了一笔。

在房地产中收益颇多的,在股票行业兴起之后,又转入了股票投资,不久之后金融危机席卷了亚洲。

靠着大胆的行为,花费一亿五千万购入了两座豪宅,这在当时脆弱的经济时代下很多人无法理解,但正因此,的名声在上海彻底打响,成为上海首富。

从一个棚户区的穷小子成为身价150亿的上海首富,在商业方面的天赋和作为商人的嗅觉不可否认。

但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”,正义虽然会迟到,但永远不会缺席,的事情应该为许多人敲响警钟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